【14F2权冠中】心怀家亲,胃知乡愁

发布时间:2015-05-05 21:54:25     作者:2014级地理科学类2班 权冠中    浏览次数: 次

             (西南大学2015“送学子回乡与父母团聚”主题征文活动二等奖作品)

大学的第一学期,尽管不是第一次在学校过集体生活,也食惯了食堂的饭菜,但每每想到母亲做出的“家里味”,心里胃里,都沁出淡淡的酸。临近期末,心里愈发怀着家亲,胃里愈发念着乡愁。

终于,考完试,收拾好行李,回家。路上,拖着行李,连着胃腹的心,满怀期待与急切。

进了家门,拍拍衣身,道声问候,简单的寒暄,不及母亲刚下的一碗热腾的臊子面来得实在。

母亲笑笑,“在外面到底不如家里吃着舒坦。”

诚然,本就不大好的胃,让我在外面着实没吃舒坦过。胃不好要忌口,食堂的菜样虽多,但大多不是辣就是油,能让我适应的没有多少,所以一个学期下来,我只吃固定的那几样菜,着实瘦了。有一次,因为胃挛的折磨,不得不禁口一整天,而当时心里最期望的,无非是能吃上两个母亲蒸的肉馅包子或者一碗母亲刚下的片儿汤。每每在心里遐想一口一口咽下烀热的面汤,喉咙和胃串通一气的泛着一股股的酸,漾起一波接一波的痉挛。

到家的当天晚上,我们一家三口围坐一圈,看着闹腾的节目,包着饺子。包荠菜馅的时候,母亲特意的多切了些姜末撒在里面,“小家伙胃不好,给你多弄些姜,暖胃。”我嘿嘿一笑,心里却轻轻的嘭噔一下。在学校,不管去食堂有多早,端在手里的菜有多热,吃完了胃里总是寒津津的,得灌半瓶开水才暖的过来。在家里吃,不管如何,胃不会受罪,我想这和母亲的细心是分不开的。

家里的饭菜虽然不拘一处风格,但面食是拥有不可撼动的地位的。母亲和面,父亲揉面,一直是家里不变的规律。很多次我想帮父亲揉面,都被父亲笑着推开,“捣一双手就行了,别捣两双手。”我也只好笑笑,把手缩回去。包包子时,母亲手上卷褶卷的很快,但从来不重褶。包子出锅后,我总是迫不及待的拿起两个就往嘴里塞,母亲总笑着说让我慢点吃别烫着噎着。家里吃泡馍,一家围坐桌旁,一人面前一个碗,一边说笑一边细细地掰着手上的饼子。我总是尽可能的掰快点,好让父母少掰些,父母总是笑笑说你这样没一会掰完了没意思了。我也只是一笑,确实,于我们家而言,吃泡馍掰饼子亲自上手是一个弥足享受的过程。家里吃面从来不是一件可以与吃米饭一样轻易忽略的事,毕竟,我只吃母亲做的面。在无数人眼里视为开心味的小面在我眼里不过是一碗被辣子油泡红的面,一来太刺激我吃不了,二来我还是真心喜欢母亲的面,因为在我眼里那才是家里味,而且母亲的面我从来不只吃一两碗。

母亲在我吃面时走过来摸着我的头,笑了,“一碗臊子面,算是把你拴在家里了。”

人情的味道,已经在漫长的时光中和故土、家亲、念旧、勤俭、坚忍等情感与信念,混合在一起了。

才下舌尖,又上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