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S3张健君】粤平淡,粤深情

发布时间:2015-05-05 21:48:42     作者:2014级师范3班 张健君    浏览次数: 次

到重庆上大学5个月,逐渐喜欢上这里的麻辣鲜香的各色美食,特别是重庆火锅,让我欲罢不能。

放假回广州前一晚,约上三五好友走进火锅馆子,给自己来了次味觉放纵:从刚开学的“鸳鸯”,到军训后“咪咪辣”、“微辣”,这次直接跳过“一般正常辣”和“中辣”,点了锅“特辣”,算是对回家两个月吃不到正宗重庆火锅的补偿吧。

那晚的火锅吃得太过放肆,第二天回家路上喉咙隐隐作疼。到家门前,我精神敲开家门:“爸爸妈妈,我回来了!”。两张笑脸,两个拥抱,久别重逢,并没有电视中所演的那样激动热情。只寒暄一二句,妈妈便察觉了我声音的异常,“喉咙发炎了,不会是吃火锅给弄的吧?”这么快就被发现了?”我不好意思地挠着头嘿嘿两声。“让你别吃那么辣就是不听!我买了鲫鱼,给你煲碗汤润燥。”说罢妈妈便步入厨房。

熟悉的厨房,亲切的身影。姜片刷锅,下油,鲫鱼便在这噼里啪啦的节奏中渐变微黄,淡淡的黄色伴随着一丝轻微的香气在厨房氤氲,没有刺鼻的辣椒味,也没有猛炒的火爆,一切恰到好处,没有佐料的烹饪却在平淡中又增添一分亲切。鲫鱼微煎罢刚上了碟,父亲便往煲汤的瓦煲里加水。一碗碗清水,最是平淡至极,但就是这样的平淡,却能在文火的耐心下,与胡萝卜和鲫鱼演绎出乳白鲜甜的佳肴。

鲫鱼汤熬煮的时候妈妈继续在锅碗瓢盆间忙活,我在旁边一边着下手,做些简单的洗洗切切,一边听妈妈拉着家常、训着话:“重庆火锅再好吃也不能傻着吃啊!”不一会,妈妈揭开锅盖,爸爸向前接手给鲫鱼汤下调味盐,妈妈又地转身去忙活另一边的菜肴。上次见爸爸下厨房还是在我快高考的时候吧。看到这一幕,不觉心里涌起一股酸

汤菜上,打开电视,广州台仍用熟悉的粤语播报着这座城市的大小城事。还有那《G4出动准时开始,连记者都没有变过……一家三口围坐电视机前,吃着晚饭,拉着家常,这样的饭菜,虽平淡,也算美味。

重庆菜麻辣痛快,可多少太刺激身体,这个虽淡,但却是你妈妈按天时熬制的好东西”,爸爸咽下一口鱼汤说道。

是啊,粤菜用料平淡,能熬制出滋润身心的菜肴正如父母家亲,在这平淡细节中,漫长岁月里,深情熬制着对子女的爱。

如果非要在重庆火锅和爸妈的粤菜间做个选择——

我更喜欢这般粤式平淡,粤式深情。